background image

我们的校友

一个来自世界顶级大学的校友网络
Featured alumni

特色校友

The Crimson Network

学校及专业

All Our Alumni

我们的校友

College & Campus Life

大学与校园生活

Q&A with Alumni

校友问答

background image

学生校友的成功

background image

Jennifer W.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开启金融和科技的大门, 2021届毕业生

Jennifer一直对有社会影响力的工作充满热情,她曾发起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线下用餐”等多项倡议,并在高中最后一年创建了联合国儿童基金会青年变革组织并担任新西兰大使。但正是在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的学习使她对金融产生了新的热情,并享受到在全球五大商学院之一学习的好处。

Jennifer

Zhong H.

来自自动化领域前沿的加州理工学院大四学生,2020届毕业生

在新西兰Maclean学院以最优成绩毕业后,Zhong将他无与伦比的学术实力应用在加州理工学院(目前是QS世界大学排名第五的大学)的学习中。在过去的四年里,他对机械工程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这让他开始在东京和硅谷等创新中心研发电动赛车、洗碗机器人、自动化车辆和航天器模拟器。

Zhong
background image

一个聚集世界最强大脑的校友网络

Crimson网络包括从斯坦福大学到牛津大学,以及其他英美顶尖大学的荣誉学生和以优异成绩毕业的学生,以及在Bridgewater、谷歌的Waymo和麦肯锡等知名公司就职的校友

Don

Alumni Company Logos

我们的校友目前就职的一些公司

background image

通往大学和校园生活的道路

Slide 1 of 6
background image

大学校友网络

与同学交流,无论是在进入大学前,大学期间还是大学毕业后

校友问答

是什么帮助你在风险基金领域脱颖而出?

A: (Soumil Singh,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首先,我正在学习的知识帮助我改变了自己的思维,让我能够自信地做到这一点。另一方面,我在哈佛学习应用数学能够帮助我有足够的数学基础来理解数据科学的各个方面。

大学一周的校园生活是怎样的?

A: (Soumil Singh, 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每周的组成部分之一就是上课。对于我来说,我学习应用数学,意味着我上的很多课程都是数学课,而且通常STEM课程每周都有作业,这是我第一次觉得我必须做非常严谨的作业。很强的问题集,基本上就是作业。我们这里有一种“问题文化”,当你学习一些数学概念,必须用你学过的概念解决一些问题。这经常让我很紧张,因为作业不是很容易,所以我会花许多时间寻求老师的帮助,完成这些任务,我认为这是大部分学习和学术的来源。

有时投入的时间多得让我难以承受,但总的来说,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意味着你接受了更严格的教育。

比如去年,我每天要花7到8个小时学习,或多或少是一份全职工作,但比较分散。我猜这取决于学期和你选择伸展自己的程度。我的室友是个十足的疯子,他一直在上非常难的课程。他每周至少花60个小时,但他就是很喜欢钻研。

我认为这也需要意识到你在做什么以及你为什么要做。我之前也陷入过努力学习的困境,忘记了自己这么做的意义。意识的丧失阻止了我从学习中获益。这不仅仅是努力工作,更重要的是你的态度。如果你真的能做到这一点,那感觉就不像在工作,而是感觉自己在不断进步,这是我们学习的意义。

A: (Zhong Huang, 加州理工学院2020届毕业生)

学习强度肯定是很大的(大多数大学的学生每年要上8门课,加州理工学院的学生要上15门课),而作业通常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成。在大学的最后一年,我参加了更多高水平的高级课程。我一直在动手实践,包括开发出色的机器人!

作为大一新生,我发现教授讲课很快,但我发现大部分内容都很有趣,与其他学生一起讨论问题也很有吸引力,学校非常鼓励学生通力合作。

加州轻松的氛围和完美的天气也让一切变得轻松,让生活变得愉快。

与奥克兰大学相比,美国的校园文化更具凝聚力,我更喜欢这种归属感。加州理工学院的规模很小很不错(只有1000多名本科生),因为我可以在那里结识很多人。

A: (Jen Wright,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2021届毕业生)

我通常在早上7点起床,然后为9:30的课程做准备。我目前正在上6门课,课业量非常大,所以有时我会学到凌晨或更晚。但我不太介意,因为我仍然有时间和我的朋友一起玩。而且我真的很喜欢我的课程,我的教授们都很棒,所以我很容易就能坚持下去。

你可以在学校得到什么样的指导?

A: (Jen Wright,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2021届毕业生)

虽然我的朋友们通常都是我的导师,我也会努力让他们进步,但也有一些更正式的方式让Stern的学生互相帮助。例如,在商业联谊会,他们会把你和已经有过投资银行或私募股权投资经验的人配对,把你和目前在这些公司工作的人联系起来,他们会帮助查看你的简历,甚至连标点符号都完美无缺,这些帮助对我找实习是非常宝贵的。他们还会教你从着装到鞋子颜色的所有细节,以及如何回答一些常见的专业问题,比如“和我一起看DCF表”、“10美元的折旧是如何通过报表体现的”等等。这些问题如果练习过,可以很容易地回答,但是如果没有,就可能不会回答得那么好。

你能描述一下你获得的实习机会吗?

A: (Zhong Huang, 加州理工学院2020届毕业生)

到目前为止,我已经完成了两个实习,接下来还有一个。我的第一份实习是在日本东京,作为一名制造实习生在住友化学工作了10到12周。
我的第二次实习是在硅谷的圣卡洛斯,一家制造洗碗机器人的初创公司。我参与设计了一个大型商用洗碗机器人,它洗碗的速度比人类要快得多。这次实习更多的是在高科技方面,我觉得这很酷。那是一家初创公司,规模很小,但那里的员工都非常聪明,非常有才华。它也在硅谷,这是一个人才和创新的中心,这非常令人兴奋。明年夏天,我将回到硅谷,为Waymo,一家自动驾驶技术开发公司工作。Waymo最初是谷歌的一个项目,2016年12月开始独立运营。2017年4月,Waymo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启动了有限的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试验。

A: (Jen Wright,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2021届毕业生)

我在几个地方实习过。其中一个实习是在北京的金杜律师事务所(一家顶尖律师事务所)从事并购法律业务,这是一段我非常喜欢的有趣经历,但我最终认为法律并不适合我,除此之外,我还在一家投资银行的并购部门实习过。投资银行工作对体力要求很高,因为你每周经常要工作80个小时以上,很多人不想要这么长的工作时间。然而,它也有一些很棒的好处。例如,我参与的一笔交易价值数十亿美元,而整个团队大约只有10个人。我认为,作为一个20出头的年轻人,能参与如此大规模的交易是一件非常罕见、令人兴奋的经历。最终,我接受了一家快速发展的教育科技初创公司的工作邀请,我很高兴毕业后能加入这家公司。

A: (Soumil Singh, 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我从Radiance Labs和Bridgewater两次实习中最基本的收获是可以学习如何编码和构建东西,因为他们都是软件工程方面的实习。在此之前,不管我的想象力如何,几乎没有能力把我的技能转化成真正有用且别人可以使用的东西。除此之外,特别是在Bridgewater,激进透明的文化非常有趣。我认为这样的好处是可以更好地审视自己,不仅了解自己在工程方面取得的进步,还可以从总体直觉和对他人的态度方面了解自己。我认为这是Bridgewater特有的,非常有趣。

你参加过什么社团和/或课外活动?

A: (Soumil Singh, 哈佛2020届毕业生)
这里有非常强烈的课外文化。当我来到这里时,我做了很多事情,例如哈佛合唱团,这是一个男声合唱团。现在可能不分性别...这是大学里最古老的合唱团,甚至在美国也是如此。这就是我几年来的艺术表现。

有趣的是,我也在板球队打过板球,那只是为了好玩。我在高中的时候也经常打,但是在这里打球还是很不错的。我也做过一些同伴辅导,在“联系咨询”的组织做过一段时间的咨询师,那个组织为认同LGBTQ群体的学生提供服务。

我参加的最后一个组织是Varima,它是一个印度宗教学生组织,是一个可以认识他人的活动。

有趣的是,在新西兰的时候,我对这些都不感兴趣,但这里有一个强大的南亚社区,我现在非常认同自己的这一部分身份。我认为这是我从这次经历中收获最棒的事情之一,就像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另一半的自我,而我之前并不知道它的存在。

这是很酷的。我猜这就是课外活动的全部意义—让你以不同的方式开阔眼界,而不仅仅是在学习上

A: (Zhong Huang, 加州理工学院2020届毕业生)

我目前主要参加的社团是一个大学赛车队,我们正在设计一辆电动汽车,将与世界各地的其他大学进行比赛。

在大一结束之后,大二开始之前,很多人在校园里做研究。整个夏天,我在SURF项目中担任研究工作,并有机会与教授一起在实验室工作。在上学期间,我还在两个不同的机器人实验室做了一些研究工作。

你是如何适应大学生活的?

A: (Soumil Singh, 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里时,它对我来说很陌生。我毫无头绪,因为我一直在努力学习,几乎没有想过一旦我真的来到这里,我会做什么。所以一开始我很困惑,我不知道在美国学习会是什么样子,这对我来说也很有趣。现在我有很多好朋友。那时我觉得自己和大家都不一样,包括我的幽默感,这可能是我最初与他人沟通的障碍。

所有的俚语都从我的字典里消失了,因为没人听得懂,我的口音也变了,因为人们听不懂我的口音。我最近看了我13岁在学校做演讲的视频,我的声音听起来太像新西兰人。我就像‘哇,我的声音从来没有那样过’!

描述一些独特的经历?

A: (Soumil Singh, 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来到这里,每个人似乎都在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你永远不可能建立一个每个人都在做伟大事情的交友圈。我认为令人印象深刻的事可以让你相信你可以做伟大的事情,你知道人们在做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这意味着你不可避免地会做你之前认为令人印象深刻的事情。

如果回顾我在高中时的生活,再看我现在正在做的一些事情,我会想,‘这真是太令人印象深刻了’。而对现在的我来说,这是很正常的,因为这就是你所处的环境。在某种程度上,你也需要让自己立足于现实,即有些东西实际上并不那么正常,或者不常见。这是我能总结就读一所“名牌”大学的好处的最好方式。我认为遇到不同类型的同龄人和一些机会都会影响到你,你也需要直面这些挑战,这很好。

作为一名年轻的专业人士,你有什么特别之处吗?

A: (Soumil Singh, 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我想这个策略很早以前就开始了,在我17岁的时候,我认为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来到哈佛。这给了我一定程度的合理性和信心。现在回想当初来到Bridgewater时的感觉,远没有我得到这份工作之前那么兴奋了。如果现在的我再次申请这个工作,我的感觉是这只是我希望做的工作。所以这是第一件事,我认为多年来建立这种心态意味着在你的能力范围内感觉很好。

另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是在准备这类面试时要有一定的专注度。这很难解释,因为假设这些都是特殊的机会,我想风险投资的机会是非常少的。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选择我们,这很难说。我想他们只是喜欢我们这样的人,他们想,‘我们当然会给你一个机会’。

我认为在Bridgewater的工作经历,从另一个的国家来到哈佛读书,这些迹象都表明你是一个会继续学习的人。这是一种信号机制。我相信很多人都很有天赋,除非有强烈的信号表明这一点,不然很难让别人相信。

这与你对自己的投资以及像Crimson这样的团队有关,这种投资真的可以帮助你利用很多资源,你甚至都不知道你拥有这些资源,比如心智、时间、眼界等等。这就是为什么我回顾自己在Crimson的经历,并认为这改变了我的生活。这是一次富有启发性的经历。那时候我和Jamie有定期的交流,他对我有很大的启发,他很早就决定并意识到大多数人潜意识里认为的约束,他们甚至都没有意识到。Jamie认为这是没有必要的,他围绕着约束做了很多其他的事情,现在他在做他正在做的事情。我认为这是很多人成功的标志。他们周围的人会说,“你是怎么做到的?”你是怎么想出来的?”这就是让你与众不同的心态。

你能回想起在某些课堂或讲座上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讲者吗?

A: (Zhong Huang, 加州理工学院2020届毕业生)

几年前,比尔·盖茨来到加州理工学院,他谈到了可再生能源。在这里见到他真的很酷。

A: (Nathan Huynh, 沃顿商学院2021届毕业生)

我们听过一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演讲,演讲者不仅仅来自商界,还有像伍迪·哈里森(Woody Harrelson)的演员和其他艺术界人士。

我们还听到了一些高管的演讲,比如沃尔特·迪斯尼公司(Walt Disney)的现任首席执行官鲍勃·伊格尔(Bob Iger)。莫里斯公司(Moelis & Co.)和PJT Partners等精品投资银行的多数创始人都是沃顿商学院的校友。他们每年或每学期会来我们学校做一次演讲,所以每隔几周就会有一位明星演讲者。这些人都非常棒,很神奇的是他们在整个大学的学习过程中都有着和我现在相类似的经历。

我们还见到了橡树资本管理公司(Oaktree Capital Management)的联合创始人霍华德•马克斯(Howard Marks)(管理的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有些人会说他和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一样有名,还有几天前,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联合创始人丹尼尔•达尼罗(Daniel D’aniello)(管理的资产超过201亿美元)。

真正令人难忘的经历是,被邀请参加了一个与奢侈鞋品牌的创始人斯图尔特•威茨曼(Stuart Weitzman)一起的10人研讨会。他事先研究了我们的每一份简历,所以互动非常多。这真的很酷,因为他谈到了自己在公司的整个决策过程,包括挑选竞选人才的风险。

他也把投资银行业务当作自己的职业道路,所以听他的经历是一件很有趣的事。

A: (Jen Wright,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2022届毕业生)

我们会把这些称为“炉边谈话”。差不多每周都会有银行管理者,上市公司的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知名银行的首席执行官,还有其他的一些管理者来我们学校进行演讲。我已经毕业工作了一段时间,所以我没有像之前那样积极主动地参加。我们学校也邀请了一些优秀的演讲嘉宾来上课。

你在大学期间有发起过哪些倡议或项目?

A: (Soumil Singh, 哈佛大学2020届毕业生)

上个学期,我现在的公司的联合创始人和我在聊天,他一直致力于帮助政府更好地设计交通系统的项目,特别是研究自行车和滑板车共享。

他找到我说,‘你想和我一起做这个项目吗?“当时我知道他一个认真工作的人,这个项目也很有趣,所以我说,‘好啊,让我们一起开始做吧!’”但当时我们并不知道这将成为一家公司。

在第一次谈话后的几周,就获得了风险投资,然后在哈佛创新实验室的工作是将公司聚集在一起并使其成为真正的企业的过程的一部分。他们提供各种导师和工作费用来帮助我们构建我们正在做的事情。

对于即将进入大学学习的学生,你有什么建议吗?

A: (Jen Wright, 纽约大学Stern商学院2021届毕业生)

和尽可能多的人谈谈你想要做什么。我积极地与咨询师、银行家、律师和技术专业的学生进行联系,以确定哪个行业最适合我。要主动!花几个小时和不同的人聊天要比选择一个你不确定的职业然后花几年时间浪费要容易得多。

想要了解更多世界大学校园生活?

***请点击这里查看更多其他视频 ***

background image

进入你的梦想大学 预约咨询顾问